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泽泻 >

一味中药饮片 历经四次检测(组图)

归档日期:06-09       文本归类:泽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国内中药饮片生产企业中,很少会建这种恒温恒湿仓库,和顺堂对质量的追求,在外人看来几乎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站在像“电冰箱”一样的仓库中,刘铁鼎自豪地说。

  “现在,大部分制药厂都是机器生产,没有人工精挑细选了。”蔡彦勤说。不管是在金检间还是在风选间,和顺堂每个流水线名工人手工挑选中药杂质,有时候5个工人一整天也只能筛选5公斤的合欢花。

  宋钢说,相比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和顺堂的中药饮片生意是最不赚钱的,也可以说是“逆GDP”的,但是公司挺过来了。这可以说是“名药、名医、名馆、名厂”模式的成功。没有这种模式,精品中药饮片很难卖得出去。

  和顺堂是一个例外。在和顺堂的中药材流水线上,除了机器,还能看到端坐的工人。和顺堂精品中药生产部负责人蔡彦勤说,每个流水线名工人手工挑选中药杂质,有时候5个工人一整天也只能筛选5公斤的合欢花。“我们看上去是有点吹毛求疵,那些被挑出的饮片,有的仅仅是色泽稍稍不同一点,有的是形状不那么好看罢了。”

  2005年,和顺堂率先提出“精品中药”的理念,让很多人重新认同了中医药传统医疗方式。和顺堂的中药饮片从采购、生产、加工、检测、仓储、物流、销售都坚持质量第一,一味中药饮片需原地采购历经4次检验,其内控标准更是高于国家药典标准,为的就是让老百姓都能吃到好药、真药、良心药。

  如今,和顺堂已在深圳、广州、东莞、香港等城市开设了80余家连锁国医药馆,在深圳市中医院等医院开设32家精品中药房。它所开创的“名药、名医、名馆、名厂”3+1连锁国医药馆经营模式,为当前中医药的发展提供了全新的发展思路和模板。

  和顺堂的精品中药是如何炼成的?近日,记者深入其连锁国医药馆和精品中药生产基地,实地探寻和顺堂的工匠精神。

  早上9时,罗湖爱国路上的和顺堂国医药馆里,名老中医聂梦伦、沈桂华正在接诊,候诊的患者坐满了大堂。大堂药房里的中药师紧张有序地抓取称量中药饮片。

  馆长拿起一包甘草对记者说:“和顺堂的甘草是野生的。经过我们检测,只有野生甘草含量才能达到和顺堂内控标准,但因资源有限,成本很高,比市场上其他机构使用的家种甘草要贵5—6倍。目前和顺堂的甘草酸含量比国家药典标准高1倍以上。”他特意扫描了包装上的二维码,甘草的产地、批号、生产时间、检测报告等信息全部在电脑上显示了出来,“条码可追溯来源,这在食品行业较为普通,但在中药饮片行业,和顺堂是最早的一家”。

  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和顺堂的创始人宋钢获得了深圳津村药业公司中药饮片的国内销售代理权。深圳津村为日本津村在中国投资的首家子公司,负责日本公司汉方药生产的原料供应。其股东日本株式会社津村公司为全球最大的汉方药制造商,在日本中成药制剂和医疗用领域具有垄断地位,其产品占据日本75%以上的市场份额。

  当和顺堂进入中医药行业的时候,正值我国中医药遭遇非议风波。作为“国粹”的中医药,似乎越来越不被一些国人所信任,而其中饱受诟病的便是中药饮片的质量安全问题。用硫黄熏蒸为草药防腐、以色素染色提升成色以次充好、霉变药材晒干当好药卖……一再曝光的质量问题动摇了部分消费者的信心。

  “为了做出品质精、疗效好的汉方药,津村几乎不计成本。”宋钢说,在与该公司接触过程中,他发现日本企业在中药生产上的“精益求精”,将中国原产地出产的上等中药材尽收囊中,收购来的生药材通过最先进的现代化技术储存、加工,再运回日本国内制作成药,成为畅销全世界的“日本汉方药”。

  借船起航,2005年7月,和顺堂就在深圳成熟社区香榭里开设首家精品中药饮片门店,以代理津村的中药饮片为基础,开启了以“精品中药饮片”为特色的中药现代化探路之旅。然而,与深圳津村的合作仅仅过了一年,津村就提出以高额赔偿来解除合同。经过和顺堂据理力争,合约才得以延续。

  不过,这也刺激了宋钢,“中药是我们的国粹,日本企业能生产出有品质的中药饮片,我们中国企业也一定能生产出质量更好的中药饮片”。

  2008年,和顺堂投资1亿元,在深圳坪山医药生物园区建设和顺堂精品中药生产基地。通过自建工厂,宋钢希望能找回纯粹的中医药模式,从采购、生产、加工、检测、仓储、物流、销售都坚持质量第一,让中国的老百姓都能吃到好药、真药、良心药。以“厂”为脊梁,和顺堂也开创了“名药、名医、名馆、名厂”3+1连锁国医药馆的经营模式,让自家生产的精品中药在国医药馆中通过中医处方进行销售。

  超越津村是和顺堂的目标。但是要生产高品质的中药饮片,必须制定一套完整的中药饮片生产加工与质量标准体系。和顺堂通过自身研究,以及与广州中医药大学、深圳大学、暨南大学等高等院校合作,引进、消化、吸收、提升国内外先进的中药饮片生产技术和检测手段,推进制定了一套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精品中药饮片”生产加工与质量标准体系。

  刘铁鼎是和顺堂精品中药生产基地的负责人。在2010年来到和顺堂之前,他已经在深圳津村工作了10年,担任过津村采购和品管部门的主管。他把津村对中药材原料质量精益求精的理念植入和顺堂。

  “津村生产的中药饮片质量为什么比国内企业要好?最关键的就是控制了源头。”刘铁鼎说,每一种药材都有它的原产地,要做道地的药就必须控制来源,而且一定要选最好的。

  以津村为师,和顺堂的药材采购环节也建立了自己的体系。从选种、科学栽培、适时采集,到原料生药的鉴别,这都需要有渊博知识和丰富经验的专业人员,进行农药残留、重金属含量测定等多项理化试验,确定安全才可以收集储存入库。

  和顺堂每一种药材都来自原产地,比如山药要选河南焦作的、枸杞子要选宁夏中宁的等。而且对于每一种药材的形状、大小也有要求,歪瓜裂枣、虫蛀发霉的都被剔除。在中药材的各个原产地,和顺堂与150多个供应商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对药材的田间管理和化肥农药的使用进行监控,根据药材的生长习性,确定最佳的采收周期和时间。

  “在每年每种药材的适宜采收期,公司要一次性买足18个月的用药量,经产地供应商进行产地初步处理后,统一运回深圳的生产基地进行加工和储存。”刘铁鼎说。

  为保证中药材的药用效果,公司不惜以普通中药数倍的价格采购野生品种。目前,和顺堂精品中药中野生品种达到264种。

  为了保持药材稳定的质量,和顺堂还斥巨资专门建造了一个9000平方米的恒温恒湿仓库,一年365天温度保持在15℃以下,湿度则保持在60%以下。在这个温度和湿度下,中药材和中药饮片不会遭遇虫蛀和发霉变质。这也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加工炮制过程中不需要使用硫黄、防腐剂,致力于把所有中药饮片品种实现无硫化。目前,和顺堂精品中药中无硫品种达到541种。“在国内中药饮片生产企业中,很少会建这种恒温恒湿仓库,和顺堂对质量的追求,在外人看来几乎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站在像“电冰箱”一样的仓库中,刘铁鼎自豪地说。

  值得一提的是,生产基地规模化的生产并未让企业随意缩减时间,从采购、检测、炮制加工到仓储,和顺堂从不掉以轻心。

  依照现行《中国药典》、部颁标准及地方标准,参照日本日局方、香港港标等资料,和顺堂逐步建立起精品中药内部检质量监控标准,包括水分、灰分、浸出物、成分含量、精油、显微鉴定等指标,以及老百姓关心的一些有害指标如二氧化硫、农残、重金属等,和顺堂均可自行检测,并且部分品种以远高于中国药典和日本日局方的标准进行检测。

  “生产基地内有一个1200多平方米的现代化检测中心,根据要求,每一批中药饮片要经过4次检测。”和顺堂精品中药生产部负责人蔡彦勤说。采购地的药材样本要先送到实验室进行检测,样本合格了才可以采购原药。原药检测合格后,才能送进仓库。在生产炮制过程中,一些中药材经过炒、蒸等程序,成分会发生变化,就要及时对中间品进行检测,成分标准没有达标的中间品要再加工或者销毁。而最后的成品也需要再检测,确保所有加工环节完成后,成品的各项指标符合质量标准。

  比如薄荷叶,和顺堂内控标准增加了重金属、农药残留、二氧化硫残留量的检测。在薄荷油的含量测定指标上,国家药典的标准是不少于0.8%,而和顺堂的内控标准是1.6%。在叶子的指标上,药典的标准是不少于30%,而内控标准是不少于90%。“这就是为什么和顺堂选用的薄荷只有叶子、很少有茎杆。而由于和顺堂的薄荷叶使用的是全叶,挥发油含量相对较高,采购成本比市场价高出2—3倍。”蔡彦勤说,一袋薄荷叶,无论外观还是内在,和顺堂的标准都要大大高于药典的标准。

  在生产基地二楼的金检和手选间,一台进口的金属检验机正对炮制过的酒地龙进行筛选,混杂在酒地龙中的细钢丝、不锈钢等金属物质都被机器剔除。“这些东西肉眼很难发现。有了金属检验机,就能轻松除去。”蔡彦勤说。

  在2米多长的检验机两旁还坐着5名工人,把流水线上酒地龙中的石头、边角材料等杂质或者不规范的药材挑选出来,最后留下的都是干净、大小匀称的酒地龙。蔡彦勤说:“我们看上去是有点吹毛求疵,那些被挑出的饮片,有的仅仅是色泽稍稍不同一点,有的是形状不那么好看罢了。”

  “现在,大部分制药厂都是机器生产,没有人工精挑细选了。”蔡彦勤说。不管是在金检间还是在风选间,每个流水线名工人手工挑选中药杂质,有时候5个工人一整天也只能筛选5公斤的合欢花。

  正是因为有着严格的质量控制标准和管理体系,和顺堂已经成为国内精品中药的佼佼者。其中药饮片的价格是普通中药饮片的2—3倍,但其销量却逐年增加。2015年,中医开出的处方中,精品中药销量比2014年增加了近20%。和顺堂国医药馆也越来越受到患者的接受与好评。

  “这个医馆目前平均每天的接诊量超过100人。”爱国路和顺堂国医药馆馆长说。

  南方日报:为何和顺堂生产的中药饮片只在和顺堂的国医药馆或者精品中药房卖?

  宋钢:在我看来,中医药的核心是“药”。药材好,中医治疗的效果才好。因此和顺堂提出“名药、名医、名馆、名厂”模式,花巨资建设自己的精品中药生产基地,从药材田间种植开始,到终端直达配送的全过程进行严格管理,保证精品中药的高品质。

  名药配名医,只有实现“症对、方准、药灵”的完美结合,疗效充分发挥,才能让中医获得应有的尊重。同时,名馆促名厂,名医名药的有机结合才能获得合理的发展空间,反哺工厂进一步提高精品中药质量。名医驻名馆,秉承传统中医药治疗方式,吸引五湖四海名中医,实现国医药馆的连锁化,才能更好为社区居民提供专业、便捷、舒心的健康服务。

  2015年,和顺堂的销售额才2亿元,全部是靠中医处方卖出去的。相比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和顺堂的中药饮片生意是最不赚钱的,也可以说是“逆GDP”的,但是公司挺过来了。这可以说是这种模式的成功,没有这种模式,精品中药饮片很难卖得出去。

  宋钢:目前和顺堂已在深圳、广州、东莞、佛山、惠州、中山、茂名、香港等城市开设了80余家连锁国医药馆,在深圳市中医院、东莞市中医院、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等开设32家精品中药房,2015年为社会公众提供中医药诊疗服务接近80万人次。

  南方日报:和顺堂这11年走得很不容易,但是一直不放弃对“精品中药”的执着追求。你是如何诠释“工匠精神”的?

  宋钢:在精品中药的生产上,在国医药馆提供的中医药服务上,我们都发扬了工匠精神。和顺堂十年磨一剑,以精耕细作、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做出了中国最好的、最道地的精品中药,还中医药尊严,还中医药本色,改变了人们对中医药的偏见。“有病看中医”成为越来越多老百姓的选择,我们也完成了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如今,和顺堂已经进入了腾飞的下一个十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出,尤其是今年国务院《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的出台,和顺堂要带着精品中药“走出去”,振兴中医药文化,让中医药“国粹”走向全世界。

  宋钢:下一步,公司要借助“一核两翼”战略,将连锁国医药馆扩大到省外及海外。“一核”是指广东省,“两翼”是指广东省外、香港和东南亚,目前和顺堂在珠三角地区取得成功,尤其是在香港,已经开设了19家分馆,计划3年之内开到100家,并在香港上市。在深耕香港市场和珠三角市场的同时,和顺堂下一步的战略棋子放到广东省外其他城市和东南亚。我们有信心,未来,在东南亚或者在广东省外其他城市,我们能复制和顺堂的成功模式。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xie/1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