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泽泻 >

专访中医肿瘤专家徐书:独创“三辨六法”治疗肺癌有特效

归档日期:05-06       文本归类:泽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肺癌,不论对于我国还是世界来说,都是一大难题,患病人数多,死亡率高。近日,国家癌症中心发布2019年全国最新癌症报告指出:恶性肿瘤(癌症)已经成为严重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近十年来恶

  近日,国家癌症中心发布2019年全国最新癌症报告指出:恶性肿瘤(癌症)已经成为严重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之一,近十年来恶性肿瘤的发病死亡均呈持续上升态势,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保持2.5%的增幅。特别是肺癌,发病率已连续多年排在我国恶性肿瘤的第1位。

  徐书,无锡徐氏中医药研究所创始人,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中医临床专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04医院中医科主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肿瘤委员会理事,全国30位经方家之一,《健康报》特约专家。

  徐书曾先后师承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和李士懋教授(是国内唯一一位同时师承两位国医大师的中医传承人)。30多年来,徐书一直致力于癌症的研究,在肿瘤治疗中首次提出“三辨六法”,取得了重大的医疗突破,并在临床中广泛应用,疗效显著,为维护国人健康作出了突出贡献。

  记者:徐教授您好,感谢再次接受我们的采访。请首先给我们普及一下,什么是肺癌?

  肺癌在中医古籍中称为肺积,是为五积之一,又名息积,息贲。是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长最快,对人群健康和生命威胁最大的恶性肿瘤之一。《难经论五积》曰:“肺气之名息贲,在右胁下,覆大如杯,久不已,令人洒淅寒热喘咳,发肺痈。”《内经》:“肺咳之状,咳而喘息,甚则唾血而面浮气逆叶”;“肺积曰息奔久不愈,令人洒洒寒热,有咳,脱形,脉少数疾”。其上所述咳嗽、气喘、胸闷、发热、消瘦、乏力、胸背肩项疼痛不适、咳血等症与现代医学肺癌极其相似。

  目前肺癌的治疗主要有手术治疗、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靶向药物治疗、中医药治疗等手段。

  徐书:从医以来,我研习《伤寒论》多年,读仲景之书深感仲景所言的肺萎、肺痈之症与晚期的肺癌病人的症候极其相似。虽然相似,但不可断定为肺癌即是肺萎。我在临床辨证治疗肺癌时,一般情况下,小细胞癌或鳞状细胞癌按肺痈处理,常用《金匮要略》中的桔梗白散,葶苈大枣泻肺汤,皂荚丸,千金苇茎汤来治疗。肺腺癌常用三生饮加减。在临床辨证论治活用经方外,还需酌情加破血解毒,攻积消瘿,软坚散结药。如血竭、桃仁、芒硝、土茯苓、三七、鳖甲、白芥子、龙葵、白英,以驱逐癌毒所引起的脓血。但是此类药皆属于下气降逆攻毒药,为了防止戕害正气,故在攻癌基础上加入白术、薏苡仁、茯苓,以补土生金。虚则补其母,亦不失为治疗肺癌的一大思路。

  我注意到,当肺癌出现肺萎时,仲景提出两个方,一个是甘草干姜汤,另一个是麦门冬汤。我们可以将这两个方看作是治疗肺萎的两大方法,由甘草干姜汤我们可以发展到运用阳和汤来治疗,而麦门冬汤我们可以进一步拓展到运用炙甘草汤来治疗。我在临床实战中发现:阳和汤,炙甘草汤分别应用于鳞状细胞癌与小细胞癌的后期调理,均可取得一定的效果。而且,鳞状细胞癌早中期可以用肺痈的思路辨证论治,晚期多从肺萎来治疗。

  徐书:考虑到肺癌的病因病机比较复杂,单靠经方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从历代医家对肺癌的认识来看,大致可总结为虚、痰、瘀、毒四个字。

  临床所见,壮人无积,虚人则有之。虚主要在肺、脾、肾三脏,痰是主要的病因产物,痰与淤之间相互勾结,狼狈为奸。

  毒包括热毒、寒毒、瘀毒。所以肺癌病情危笃,多因虚而得,因虚而致实。虚乃积之本,实为积之标。故肺癌乃本虚标实之证。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在肺癌病因病机基础上,从中筛选出临床实战经验,首次提出了“三辨六法”治肺癌,请给我们介绍一下。

  徐书:所谓三辨,即一,首辨阴阳,再辨六经;二,辨气血阴阳之亏,温补肾阳为先;三,辨病与辨证相结合,明肿瘤之性。

  肿瘤虽不属不治之症,却是难治之疾,要针对性选方用药,灵活运用“六法”,才能提高疗效。

  所谓六法,即1,寒热同用法:因为肿瘤病机比较复杂,常常表现局部的热,全身的寒。或上热下寒。在这个时候就要根据具体情况,熟寒熟热的程度,来决定寒药热药的量。从而达到最佳的效果。仲景在《伤寒论》厥阴篇的乌梅丸给我们提供寒热同用一个例证。当热多了以后,可以黄连、黄柏重用,必要时加黄芩以清三焦之火。附子、肉桂可轻用,临床重在活辨。

  2,清热解毒法:肿瘤与热毒同时存在,特别是中期、晚期的癌症患者,常伴有肿块局部灼热疼痛,发烧或五心烦热,口渴,便秘等。清热解毒药可以控制肿瘤周围炎症,提高免疫功效,防止肿瘤扩散。在治疗肺小细胞癌时,余常选用金荞麦根、龙葵、白毛藤、蚤休等。在选用清热解毒药时,余主张以鲜品含有大量生物活性,抗癌效果比较好,可榨汁服用。

  3,金石法:主要使用矿物药,如砒霜、紫石英、青礞石、龙骨、牡蛎等这些药物不仅能祛风平肝止痛,且能促进癌细胞的凋亡。是未来50年抗癌最有前景的药物之一。

  4,攻下法:主要以大黄、芒硝、甘遂、大戟,芫花等药物。癌毒一定要有出路,所以通大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癌毒的发展。比如肺癌,当寒象明显的时候,极易脑转移。当热象明显的时候,极易肝转移。适时攻下让癌毒有出路。这是我们肿瘤科医生要把握的要点。

  5,以毒攻毒法:主要是应用虫类药攻克肿瘤方法。草木无情,虫类有情。性喜攻逐走窜,通达经络搜剔疏利,无所不至。另外虫类药又系高蛋白,可激发体内细胞再生。临床中可不同种类的肿瘤选用不同药物。如肺癌一般选用天龙、全虫。肝癌一般选用鼠妇、地鳖虫、穿山甲等。

  6,化痰软坚法:不仅能软化肿块,还能清热泻火。如天南星、贝母、山慈菇、海浮石、僵蚕、半夏、天葵子等。

  记者:您的肺癌治疗法,让许多患者有明显好转,请举个具体的肺癌经典成功案例。

  罗某,女,66岁。2016年8月23日初诊。现病史:胸闷伴咳嗽20天。经输液治疗,无明显效果。在江阴人民医院CT显示左下肺占位,考虑恶性肿瘤可能。住院行左下肺叶切除术,术中诊断为“左下肺腺癌”。建议放疗、化疗治疗,因为患者家庭非常困难故拒绝出院,求治于中医。口干,胸闷,时有咳嗽,大便干结,舌尖红,舌苔白腻,寸关脉偏大尺弱。

  后来给患者开了药方,具体为:海浮石15g,姜半夏15g,黄附子10g,熟地黄60g,天冬15g,麦冬15g,炮姜10g,巴戟天15g,山慈菇5g,菟丝子20g,枸杞子20g,女贞子20g,五味子10g,砂仁10g,龟甲10g,黄柏6g,甘草10g。开了10剂。

  以此方加减治疗至2016年12月27日。复查CT示:肺部肿块消失,遗留小的结节影。继续以原方加减治疗。其中加减的方药有蜂房、蜈蚣、生南星、商陆、蛇六谷、白花蛇舌草、海藻、昆布等,病情明显好转。

  第二个案例,杨某,男,45岁。2016年4月27日初诊。现伴有胸闷,咳嗽伴呼吸困难1月。在多家医院诊断:肺癌伴胸水。予以抗癌及抽水治理,抽完水后不久胸水恢复如初,如此反复,最后西医主动建议找中医诊治。

  我看到后发现他面色萎黄,胸闷,呼吸困难,口不干,舌淡,苔白腻。脉沉弦。所以诊断为痰饮积聚,停滞胸膈。应该祛邪逐水。

  后开了药方:枳实10g,薤白10g,桂枝10g,白术20g,茯苓30g,猪苓15g,泽泻20g,丹参20g,檀香5g,砂仁5g,桑白皮30g,葶苈子30g,红参10g,黄附子10g,干姜10g,甘草3g,生姜10g,红枣20g。也是10剂。同时口服变通十枣汤。

  过一段时间,再次诊断时,胸闷呼吸困难明显好转,继续用本方30天后,复查胸水全部消失。

  所以,我们从中得出,应用“三辨六法”,而且是纯中医治疗,对各类肿瘤皆有明显特效。

  记者:肺癌病理极其复杂,是难治之症,权威专家提到,肺癌是最容易转移的,为何这样说?

  徐书:肺为娇脏,不耐寒热,易虚易实,外合皮毛。寒邪是肺病的重要致病因素,正如《内经》所言:“形寒饮冷则伤肺。”肺主气,无论外感内伤侵犯于肺皆会引起肺气失调,肺气失宣则身痛,肺气失降则呃逆,肺气不通则失音,肺气阻痹则喉痛,肺气不舒则不食,肺气失畅则呕吐、腹胀、便秘、小便不通。正如《内经》所言:“上焦不行,下脘不通。”所以肺病可以影响到五脏六腑。

  另外“肺为华盖”,覆盖在五脏六腑之上,肺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几乎占据了整个上焦,同时肺是人体所有血液获得氧气的地方,全身的血液经过循环都要到达肺,从而获取氧气并带到全身各个部分,所以肺癌是最容易转移的,并且也难以控制。

  记者:我们注意到,对于肺癌的望诊与脉诊,您提出了治疗三诊法,请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辨脉法,《金匮要略》曰:“寸口脉数,其人咳,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何?师曰:为肺痿之病。若口中辟燥,咳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唾脓血。脉数虚者为肺痿,数实者为肺痈。”由此可见,从肺萎,肺痈的脉诊的变化,可以作为肺癌一个非常重要的评判标准。在肺癌的诊治中最多见的是滑脉、弦脉、细脉、数脉。其中滑脉主痰湿,弦脉主气滞血瘀,细脉主血虚,数脉主热主病进,晚期肺癌形神俱衰,喘促咳血,汗出肢冷,目瞑不能平卧,见脉弦滑顶指而中空无力,病死不治。

  辨舌法,肺癌的中晚期常见舌尖的右侧有隆起或见瘀滞斑,最常见的舌苔是厚腻的,可诊断为痰浊。舌苔厚腻黄干,则可定为阳明腑实,此时可泻阳明之热而通肺气,可防止肺癌脑转移。舌质紫暗,舌下络张可考虑肺脉瘀阻,可适当地予以活血,常用丹参、赤芍、三七、血竭、莪术等,常可以使肺部肿块缩小。

  望色法,《内经》中记载:“阙上者,咽喉也;阙中者,肺也。”所以肺癌早期可见阙中有很重的痕迹。如果伴有面色晦暗,面部黑如蒙尘,为正气虚衰;如果颜面无华,汗如油出,神色惨淡者,肺气将绝,预后尤差。有的肺癌患者颧部可见蟹爪纹,从蟹爪纹的深浅可以判断肿瘤的轻重。

  记者:“三辨六法”治肺癌是个专业而复杂的治疗体系,您能否给我们谈一谈肺癌常见并发症的治疗思路?

  徐书:癌性胸水,相当于仲景所说的悬饮病,治疗起来非常棘手。徐书思考,悬饮病证候与胸痹篇枳实薤白桂枝汤胸痹心中痞,留气结于胸,胸满,胁下逆抢心症候颇为相似,故选用本方合五苓散利水,丹参饮活血通阳,故疗效佳。病重者可合用四消汤香附、五灵脂、牙皂、黑丑、白丑各等量,每天服用2次,每次6~10g,可根据尿量的情况决定其用量。

  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此乃痰饮之纲领。“和”之意主要是调整枢机,病位在少阳与少阴,可用小柴胡汤合麻附辛加减;“温”之意主要是温阳化饮,以四逆汤合苓桂术甘汤;“行”之意主要是调其气,呼出在肺,吸入在肾,气行则血行,所以调气法在肺病治疗中非常重要,轻者可以桔梗配枳壳,重者沉香配灵磁石,人参以纳气归肾。“消”之意消散其痰,根据痰的性质来决定用药; “开”之意就是开其郁闭,肺门开水道通,“导”之意为导饮邪从大小便而出。正如古人所云“医必有方,医不执方,明其理,学其法”,方可为上工也。

  晚期的肺癌,病人多数伴有咯血,一般从寒热来辨证。热证,血色鲜红,口燥咽干,痰黄黏腻,气促,舌红苔薄黄,脉滑细数,这个热大多是虚热,以阴虚为本者,炙甘草汤加味治之;寒证,取黄土汤治疗便血之意来治疗肺寒之咯血。在临床中余在辨证的基础上常加四味止血散,分别是白芨、阿胶、大小蓟炭、藕节炭,止血效果佳。

  记者:您深耕领域多年,并取得辉煌成就,您觉得我们百姓应如何远离癌症?您具体有何建议?

  徐书:肿瘤并非不治之疾,比如说肺癌,我们已经研究出了“三辨六法”进行治疗,事实证明,有很好的效果。对于这样一个恶性疾病,我们可以预防在前,能够及时的捕捉到其发病原因,我们是否能够规避或者预防,其实我们是完全可以在生活的点点滴滴注意去预防或者早诊的,这对整体提高我国人民的健康提高肺癌的早诊早治和早预防都很有帮助,会对我们整个民族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记者:好的,再次感谢徐教授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相信,有越来越多像您这样的医疗工作者,健康中国实现,指日可待!我们也相信,您独创的“三辨六法”治肺癌,定会发扬光大,走向全国,为更多患者带来康复福音!(陈默)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xie/1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