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泽兰 >

紫茎泽兰大“解放”

归档日期:11-21       文本归类:泽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紫茎泽兰一路北上。随着气候变化,范围可能还会继续扩大。

  紫茎泽兰,俗称解放草,中国西南地区最严重的入侵植物。1935年在中国云南南部首次发现,随后的几十年间迅速蔓延到了贵州、广西和四川,并且以每年20公里的速度向东入侵至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由于温度的限制,紫茎泽兰每年以6.8公里的速度向北扩张,入侵速度要比向东慢一些。

  紫茎泽兰自东南亚进入中国之后,由于强大的适应和繁殖能力,以及几乎没有天敌和竞争对手能与之抗争,紫茎泽兰通常在林下和受干扰的地方形成大片单一的群落。如今的云南,用“满山遍野”一词来形容其分布状况可谓恰如其分。森林之下、荒地、石头缝隙间,甚至坟头之上,无处不在,严重威胁到本地生物的生存状况。

  紫茎泽兰能够如此疯狂地入侵,占领大西南,得益于它超强的排他性、灵活多变的适应性和表型可塑性。

  众多的研究解开了紫茎泽兰入侵背后的一些秘密。首先,紫茎泽兰有臭味,被老百姓称为臭草,可以分泌化学物质,抑制其他植物生长和种子的萌发,修饰土壤环境以便只适合自己生长;其次,紫茎泽兰外表可塑性很强。来到中国后,可根据不同的自然环境调节生长,叶子可多可少,可大可小,可绿可红,完全以环境的适应要求来调节外表形态;然后是灵活的营养分配能力。据版纳植物园发表的一篇PNAS文章介绍,紫茎泽兰到中国之后,由于缺乏天敌,无须太多的防御工事,便将氮素更多地分配到用以产能的光合作用系统中去,减少了细胞壁上用来防御的氮,其适应机制之灵活多变,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此“聪慧”的入侵植物,人类是完全难以驾驭的,想要防治更非易事。的确,面对此情此景,人们也只能是在一旁瞻望,等待自然自身的应对策略,进化出一些天敌出来(已经发现有些中国虫子能吃紫茎泽兰了,如一种白蚁会吃紫茎泽兰的根,以及一些蝗虫会吃它的叶子等)。就现阶段来说,紫茎泽兰影响之大之深,难以估量。如紫茎泽兰这样的入侵植物甚至改变了我们常说的大自然。在西双版纳的调查发现,傣族老百姓对紫茎泽兰的认知能力要远超本土植物,十个老百姓有九个认识紫茎泽兰。可见,当人们每每走进自然,实际上是看到了一个入侵植物组成的自然。

  据模型分析,紫茎泽兰在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之下,可能还有很多高招,不断北上,分布到气温变暖的一些潜在区域,最终恐将“解放”大半个中国。迄今为止,无人能敌。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lan/2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