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泽兰 >

凉山遭遇“绿色沙漠”:紫茎泽兰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泽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中国网 时间: 2002-06-07 文章来源: 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1990年,凉山州畜牧局草原站接到盐源县树和区常坪乡(与攀枝花市、米易县毗邻)递交的报告,说乡里出现了一种牛羊不吃,生命力又极强的野草,当地农民想尽办法,都无法扼制它的生长势头,致使羊群大面积死亡,希望草原站去协助调查原因。

  原来,这些大面积出现的植物就是紫茎泽兰。据草原专家介绍,“大规模的单一物种就相当于‘绿色沙漠’,基本没有生物多样性可言,破坏了生态系统,其后患无穷”。紫茎泽兰这位不速之客,正在凉山扎根开花,已花满为患。

  去年底,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组一行来大凉山作专题采访,这里出现的“绿色沙漠”问题,越发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北京大学环境科学教研室马上派出3名研究人员深入凉山作专题研究。

  今年3月21日,凉山州农业局发出了《关于开展恶性杂草紫茎泽兰对农业生产危害情况调查的紧急通知》,目的是摸清全州农业可耕地的侵害情况。其结果令人触目惊心:“毒草”生长、侵害面积已达1000万亩。凉山州农业局植保站于是会同当地新闻媒体前往西昌市、德昌县作实地调查采访。

  “这个东西(紫茎泽兰)厉害得很,自从有了它,果子就结得少多了……”省级风景区西昌泸山脚下的凉山州园艺场果场的看林老人饶国光,见有人来了解紫茎泽兰就直截了当地讲。这家果场占地有30多亩,林子里种桃树、李树和樱桃树,果场内的紫茎泽兰长得十分茂盛,与减产的果树形成强烈反差。

  在德昌县,陪同记者采访的县农科局局长廖光荣介绍:“德昌县地处安宁河流域,全县有10万亩以上的半山台地,坡度在25度以下的宜农地被紫茎泽兰重重包围,有的农户每年要花十几、二十个工才能把它开垦出来,如果稍有间隙不种,就会再次被它侵占,这样一来紫茎泽兰便成为德昌县农业发展的一大障碍”。

  德昌县小高乡联丰村地处108国道,这里是县里的蔬菜水果生产基地,在靠近安宁河边,正好有一位农户在清除紫茎泽兰,他风趣地说:“该长的不长,不该长的疯狂地长,你看嘛,它(紫茎泽兰)比枇杷苗长得还高、还茁壮,它不请自来‘反客为主’,我每年都在拔,就是拔不干净……”

  紫茎泽兰属多年丛生状半灌木植物,株高1-2米,根呈绳索状,十分发达,花呈白色,茎和叶柄呈紫色,故叫紫茎泽兰,是草场上一种有毒的,侵占性很强的毒草(恶性杂草)。它原产于美洲的墨西哥,现在人们已经很难追寻它从何时开始漂洋过海的浪漫征程了,借助风的力量、海的力量、还有汽车火车的力量,找到一个又一个新的家园。

  其实在1991年至1993年间,凉山州草原站就成立了课题小组、专门就紫茎泽兰的来源、传播方式、生存环境、防范手段进行了研究,当时在凉山州的6县一市发现了它的踪迹,各地群众对紫茎泽兰的传递时间进行了回忆。通过调查发现,紫茎泽兰主要随河谷、公路、铁路自南向北传播,大致时间定在1986年以后。紫茎泽兰的生物特性决定了它的繁殖系数庞大,每株年生产种子69.53万粒,一亩紫茎泽兰可产出4亿粒种子,而它的平均颗粒重不足0.05克,小如尘土,并生有冠毛,可以随风飞扬,种子成熟期在3-5月,正是凉山的大干旱大风季节,而且它的适应能力极强,干旱瘠薄的荒坡隙地、甚至石缝,楼顶上都能生长出来。而且每年还以二三十公里的速度向北向东传播,势头十分迅猛,大有越过凉山向成都平原推进的趋势。

  今年3月28日,记者在德昌县城2公里的地方,进入了紫茎泽兰生长密集地带,远看像是甘蔗林,狭长的通道被紫茎泽兰所包围,德昌县农业局植保站的欧阳先生笑着对记者说:“我每次来德州镇阿荣村,这里的‘飞机草’都站在道路两旁‘热情’地欢迎我们,其实,这‘热情’好像在向我们挑战,这‘热情’显得是那么的耀武扬威。”记者在现场还真的感受到一点,只见漫山遍野的紫茎泽兰足有上千亩。难怪当地的彝族村民把它称之为“飞机草”、“霸王草”、“外国草”,一夜之间不知不觉地长出这么多怪草,还以为是飞机专门播种下来的,哪知它一出世就和庄稼争水、争肥、争阳光,它的出现,直接威胁着凉山的农业、牧业和林业。

  采访中,我们还听说了这么一件事。三年前,一位农户,有一个大果园,请了10多人为果园清除这种野草,在中午时分,其中有两人在果园内被紫茎泽兰熏倒在地,出现头晕和呕吐,后被送往医院救治,医疗费花去了1000多元。

  紫茎泽兰的危害已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盐源县草坪乡有1500亩天然草场被紫茎泽兰侵占,三年内牲畜减少28%,目前所危害的千万亩占全州土地总面积的9.1%;紫茎泽兰带纤毛的种子和花粉会引起马属动物的哮病,重者会引起肺部组织坏死和动物死亡;用紫茎泽兰、叶垫圈或下田沤肥,会引起牲畜烂蹄病和人的手脚皮肤发炎,所以有人称它为“烂脚草”;牲畜误食后,轻者腹泻、脱毛、走路摇晃,重则致使母畜流产,甚至四肢痉挛,最后死亡。还给土地造成严重的退化。

  为什么紫茎泽兰在墨西哥就只是一般的普通杂草,而到了这里,就成了“霸王草”呢?

  “一个物种在它的原产地跟其他物种已构成一种和谐的关系,一种生物链,就不会出现大面积的爆发……在自然界长期进化过程中,生物与生物之间相互制约,相互协调,将各自的栖息地,维持一定的数量,形成稳定的生态平衡系统。紫茎泽兰正是脱离了在原产地和当地物种之间相互制约的关系后,才得以如此肆虐生长。”四川省优秀专家、凉山州草原站副站长、高级畜牧师何萍女士介绍说。

  素有植物王国之称的彩云之南,也因紫茎泽兰的入侵,大面积地侵占了空间,许多珍贵的物种濒临灭绝,对畜牧草场的侵占给养殖业带来巨大的灾难。何萍女士从云南考察归来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立即成立了攻克紫茎泽兰课题小组,研究对紫茎泽兰的清除预防。根据紫茎泽兰的生物学特性,课题小组提出了建立隔离带、人工拔除和使用化学剂以及根据云南经验引进紫茎泽兰的天敌———一种叫澳大利亚食蝇等多种防治办法。

  凉山州草原站专门给省领导写信,汇报紫茎泽兰这个植物对人类社会的危害性,得到省、州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德昌县号召108国道沿线各乡镇人民利用农闲时候,在县乡干部的带动下,农民、机关工作人员甚至学校里的学生,都被组织起来投入到一场清除紫茎泽兰的“人民战争”中,县里还专门拿出经费,目的是重点清除道路两旁50米以内的紫茎泽兰。

  但收效甚微,第二年它又卷土重来。后来西昌市也为之效仿,紫茎泽兰仍然发挥着不该有的传播功能。对紫茎泽兰的研究,目前仍处于较初级状态。

  经研究,紫茎泽兰植株含有10余种活性物质,对一些害虫有防治作用,对种子发芽及植物生长有调节作用,经过脱毒后还可以作饲料。另外,紫茎泽兰含有大量的纤维素,可加工成纸板、压模板等。何萍对记者讲:建立综合的开发攻关组,研究紫茎泽兰的综合开发利用价值,大量消化它,使其变废为宝,变毒为宝才是好事,但要知道,此项目经费预算可要5000万元。

  去年7月,“中国环保世纪行”专家及记者来到凉山州调查,其中领队的就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物种信息系统专家、博士解焱女士。在凉山,紫茎泽兰的疯狂引起了她的关注,回到北京后,她专门给何萍寄来有关资料,帮助凉山州研究,同时提出了更好的可操作的防治办法与措施。

  相信,“绿色沙漠”会在不久的将来逐渐消失,但这有待于社会的高度重视。

  人们是否还记得,几年前昆明的滇池,因水葫芦疯长,以至成灾成患,水葫芦在中国长得异常茂盛,但它与紫茎泽兰有所区别的是,后者是借助大自然的力量长途跋涉而至,而水葫芦则是作为客人被请进来的。

  水葫芦曾一度作为一种高产的水生饲料在我国南方的许多地方推广,但它疯狂的繁殖,破坏了当地物种之间的平衡关系,造成大量的水生植物的死亡。作为不请自到的紫茎泽兰,如今人们正想法控制它的生长,当它在一个地方安营扎寨后,很快又会按照自己的行为规范去扩展自己,生生不息地繁衍,它随风而来,但却不会随风而去。而在它的南美洲老家,紫茎泽兰却能和其他物种相安无事地和平相处。同样从中国传入美国的葛藤,它照样像紫茎泽兰和水葫芦一样肆虐地生长在美国的国土上,也同样使美国人头痛,而在中国它又不会“乱来”。

  然而通过验证,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每次把外来物种人为地放到自己身边应该慎之又慎,否则它会适得其反,违背人们的愿望。 (田野)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lan/1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