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泽兰 >

74岁昆明市民“钟情”紫茎泽兰 32年研究毒草变成饲料(全文)

归档日期:05-06       文本归类:泽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植物紫茎泽兰可以说是臭名昭著,不仅自身有毒性,还侵占草地,造成牧草严重减产,成为全球性的入侵物种。就是这样一株让人头疼的毒草,在昆明市民欧阳华32年的努力下,华丽变身为牛羊鸡爱吃的植物饲料。近日,退休工程师黎光明再次致电本报,希望社会能够关注欧阳华的“毒草变宝”技术。他希望紫茎泽兰科学利用项目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强化有害入侵生物的综合治理和科学利用。

  紫茎泽兰,又叫解放草、破坏草、马鹿草,原产南美洲的墨西哥至哥斯达黎加一带。上世纪40年代由中缅边境传入云南临沧地区,随后很快扩散到贵州西南部、广西西部和四川南部;到2004年,成功入侵了云南的绝大部分地区。

  它非常“小气”,身旁容不下其他植物,极力排挤周边植物并很快形成单种优势群落,造成入侵地区生态环境的“绿色灾难”。同时,紫茎泽兰全株有毒,牲畜误食会引发疾病甚至死亡,危害畜牧业。单给云南造成的农业损失每年就高达几亿元,畜牧业每年损失达几千万元。

  但紫荆泽兰也有一定药用价值。在民间有取其茎叶煮水洗,可治疗香港脚和稻田湿疹,也有以叶揉擦患处,能止血、止痛、消炎;由于其富含植物蛋白,经过脱毒后可以用于制作草粉饲料、有机肥料;也可用于制作植物染料;因其富含绿原酸且提取率达1%,潜在经济价值巨大。

  就是这样一株毒草,有市民却对它“情有独钟”,从1982年起就开始关注、研究紫茎泽兰了。昆明市民欧阳华从单位辞职后办了养鸡场,后来因一次偶然机会接触到了紫茎泽兰,他就开始想办法把紫茎泽兰变废为宝。

  功夫不负有心人,欧阳华终于获得了紫茎泽兰制备饲料的方法,于2002年向国家专利局递交发明专利申请,于2005年获得正式授权。

  记者第一次接触欧阳华是2010年,那时他在大石坝租了一块地方,建了一个小型饲料厂,把农民从山上收割过来的紫茎泽兰加工成草粉饲料。后来,他又重新在昆明市西山高峣那里租了一块地方,建了一个科研基地。他说:“新鲜的紫茎泽兰用镰刀收割回来后,我们收是两毛一公斤,一个农民一天可以割一吨左右,劳动力强的可以割1.5吨到2吨。这还是普通劳动力,不需要什么技术,比去外地打工强多了。”这个基地,一天可以生产3吨到5吨的草粉饲料。他还在这里饲养了山羊、鸡,山羊的体毛油亮亮的,看起来很爱吃紫茎泽兰草粉饲料。

  目前他正在安宁八街建一个年产10万吨紫茎泽兰草粉饲料的工厂,基础建设部分已经完成。

  “紫茎泽兰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资源很多,可以满足饲料厂的生产需求。”把紫茎泽兰做成饲料,不仅可以减缓它的蔓延和危害,还能满足畜牧业发展的需要。牛羊吃的紫茎泽兰草粉饲料售价大概是2200元/吨,蛋鸡吃的是2000元/吨,牛羊猪的饲料里中草药添加多一点,所以价格稍高一点。利润在20%~25%左右。

  之所以再次采访报道欧阳华老人的“毒草”变饲料这个技术,是因为一位78岁的老人多次给春城晚报打电话,他非常希望这个技术引起社会更广泛的关注。老人叫黎光明,退休前是云南省林业生态工程规划院的高级工程师。欧阳华今年也已74岁。

  2008年,黎光明在接受晚报记者杨茜采访时说,多数所谓“变害为宝”的方法,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本,更不是解决问题的捷径。而欧阳华的紫茎泽兰脱毒生产饲料新技术,的确抓住了主要矛盾。生产工艺不复杂,设备简单,对场地、厂房规模要求不高,原料收购不难,总体投资成本不高。

  虽然没有和黎光明老人见过面,但他关注紫茎泽兰的心意深深感染了我们。也正是这样的执着,让欧阳华和紫茎泽兰相处了30多年,把一株毒草变成了饲料用草。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lan/1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