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泽兰 >

鸟类新知 为什么很多雁类变得开始享受现代农业?

归档日期:05-04       文本归类:泽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去年冬天,和小编一同在盐城观雁的勺粉们可能还记得,大雁们总是喜欢在农田集群觅食,事实上,这个现象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存在。

  以下这篇发布于法国文章,或许能给你更多启发和答案

  冬日里,位于北欧、北美田野和草场的很多大型雁类聚集地(粉脚雁,灰雁,白额雁,雪雁,以及白颊黑雁,加拿大黑雁)吸引了无数的观鸟人前往。

  但相较以往,这一壮观的鸟类景象实际只是近年来才出现的:50多年来,这些水鸟数量一度变得越来越稀少,它们的聚集地也越发集中在少数自然湿地之中。

  而现在,雁鸭们发现了这些农业区域相比于湿地和滩涂区域为它们提供了更多、更丰富的食物资源。于是乎少数的几种水鸟便开始开拓它们的“新领地”,并且这几种水鸟的数量也呈现出明显的上涨趋势。

  以下文章基于2017年AMBIO(人类环境报)的年度回顾,文中展示了这个发生在雁类身上的新变革,以及用数据解释为什么雁类越来越趋向于在农业区域中取食,而不是自然湿地。

  50年来,对于欧洲一些以农耕发展为主的地区,因为高强度的农业发展,无一例外都遭受着“自然物种丰富程度”的急速下降:自1980以来,生活在自然草场地区的鸟种数量已经下降至不到原先的50%,而这样的下降趋势并没有因为开展了农业-自然环境普查就停止。

  可与此相反的是,在欧洲和北美有好几种在农耕区域过冬的雁类的数量却意外地呈现出上涨趋势。肥料的播撒、各类谷物(诸如小麦、大麦)的选择、还有饲料类农作物(诸如玉米,英国黑麦草)在使得农业和草场的经济收益增长的同时,也为一些在本地过冬或是迁徙经过的雁类提供了大量丰富的食物。

  谷物类农作物的种子往往营养丰富,并且富含了大量的蛋白质。此外每次收获之后,还是会有很大数量的谷粒散落在田间。这些残留的谷物或是浅浅地埋在地里,或者是直接铺在地面上,它们远比自然界中野生的谷类植物更加好找。已知就已有好几种鸟学会了吃现成的:比如雪雁,原本每年在北迁往玉米种植地之前,应该在墨西哥湾的盐碱湿地过冬的部分种群,现在早早地就先来到了路易斯安纳州和得克萨斯州的稻田觅食。

  2009年Tinkler和他的团队已经从研究中证明了,黑雁的主要食物爱尔兰岛生长的水生大叶藻每克可以为其提供14千焦的能量,而相比之下生长在草场上富饶的青草可以为其提供高达21千焦的能量。

  雁类明显更热衷于享受这充满了生物质能、草质更高(多元化营养以及富含蛋白质)的黑麦草,所以它们会数以千计地聚集在这样一些环境适宜的区域:例如比利时、荷兰的沿海圩田。谷类农作物的胚芽相比饲料类作物能提供更多的营养,这些圩田在冬季十分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依旧能提供大量的食物。

  对于粉脚雁(Anser brachyrhynchos)来说,相比食用野外获取的食物,食用刚刚播撒后的大麦谷粒可以获得超过原先16倍左右的能量摄入。同样,以黑雁每日所需摄入的氮元素来计算,它们每天需要花费3.7小时来食用冬季小麦,如果改成食用草场上的草则需要5.02小时,食用种植在滨海的玉米则需要11.25小时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Madsen学者的研究也证明了:在大麦田中,粉脚雁花费一天中54%的时间就可以吃下2824千焦的食物;但在野外即使花费了一天中80%的时间,也只能摄入1267千焦的能量。即使算上在农耕区域中常常受到惊吓打扰造成的跑动能量损失,它们摄入能量的收支还是满满地盈余,而且进食时间的大大缩短也有效地减少了它们在捕食者面前暴露的时间。

  鸟类在启程迁徙之前,往往需要储备足够多的能量,所以富含充足热量的食物一定是它们的首选。在挪威西北漫长的海岸线上,Prop和Blanck的研究发现了白颊黑雁在春天进食农业种植的猫尾草所获取的蛋白质,远胜于食用当地自然生长的野生羊茅属和早熟禾属植物。

  食物资源的开发已经改变了许多种鸟类的过冬地点:在1950年,约有45%的雪雁迁徙至北美漫长海岸线上的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但到了1980年这个数量下降至了只有4%,其它近70%的雪雁迁徙到了马里兰州、特拉华州、西弗吉尼亚州的玉米田里。

  雁类也能充分适应农作物的改变,比如:在大布列塔尼,停留本地的粉脚雁的数量会随着甜菜种植面积的增长而增长。

  雁类也会暂时性地改变它们的停留周期和迁徙轨迹:比如粉脚雁延长了秋天和初冬在丹麦日德兰半岛的停留时间,以便能最大程度上享受收获结束后大量散落在玉米田中的玉米粒。

  白额雁的冻原亚种(Anser albifrons frontalis)以往在迁徙往它们的繁殖地前一直停留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但从1990开始它们会一直飞到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再做停留,原因是它们需要享受当地种植面积不断增加的豆科作物,来应对原本在美国北部的停留地玉米种植面积的减少。

  研究表明在迁徙地和过冬地,食物来源的增长对数种雁类数量上的增长有着显著的贡献,比如处在北美冻原的白额雁、欧洲的白颊黑雁等等。

  另一方面,幼鸟相比在自然环境下,在农耕地区更容易找到食物,这无疑增加了它们的存活率。全球的气候变暖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冬季能量的消耗,从而减少了冬季的死亡率。

  在富饶的草场农田中随意取用的食物是否会为鸟类带来脂肪过度堆积的问题呢?蛋白质的过度吸收是否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呢?

  这样类似的问题其实已经在挪威以及荷兰泰瑟尔岛上的黑雁身上被发现了,但这份认定结果,并没有受到多方确认;这份差异至少在现在不会对鸟类的繁殖的成功率造成任何不利影响。

  在北美和欧洲,冬季和迁徙途中,雁类在农耕区域的停留相比在自然区域变得越来越频繁,这势必会造成当地农场主和这些鸟类在相处上的种种问题。想要强制让雁类回归自然区域觅食,就双方提供的食物资源上来看,这无疑是很困难的。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办法来结合高效存储以及经济利益。

  对于这样的解决办法,如果能够证明有利,那很快就能得到推行,比如完善收获的技术效率,使得在田间遗留最少的谷物,或者根据地点考虑种植一些对雁类没有什么用处的农作物,诸如大豆。

  红树林基金会的最新文章:微信关注关注“森林旅游网”微信号:cnftour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zelan/1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