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乳香 >

“香之国”的那人那沙那海那香

归档日期:04-24       文本归类:乳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远远从舷窗外看出去,塞拉莱城褪去了白天的沙色蒙眬,剩下灯火绵延的海天线。在前往葡萄牙里斯本之前,我们的舰艇停靠在“香之国”——阿曼。

  停靠的港口城塞拉莱(Salalah)是规模仅次于首都马斯喀特的滨海城市,是阿曼南部佐法尔(Dhofar)地区的首府。这个地处沙漠边缘、人口不足300万的阿拉伯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竟多达600亿美元,人均2.3万美元。该城还是阿曼现任君主卡布斯·本·赛义德的出生地。

  当地的出租车司机Kari告诉我,1300年前,阿曼航海家阿布·奥贝德驾驶双桅帆船,没有我们熟悉的六分仪没有精细的海图,仅有风力的驱动和日月星辰的导航,与波涛礁石鏖战,航行两年近万公里到达中国广州,开辟海上丝绸之路。Kari还风趣地问我是否看过《一千零一夜》,他告诉我故事里那个航海冒险的勇士辛巴达,就是取材于阿布·奥贝德。戚继光舰全舰长163.5米,宽22.2米,满载排水量9000余吨,即便这样的庞然大物,过印度洋碰到气旋还是晃得厉害,无法想象阿布·奥贝德这一路经历了多少磨难。

  靠岸之前,我们就被告知这个城市没有斑马线,红绿灯也是少得可怜,加上柏油路上的车横冲直撞,交通安全存在极大隐患。当我走在近市中心的沙路上,几次遇到车停下示意我过马路,车主黝黑的脸上挂着对中国远客的微笑,我知道我被这座城市的“交通”深深吸引了。

  沿着柏油路继续向市中心走,空旷的戈壁秃山逐渐被连绵的绿荫替代。原来其貌不扬的椰树变得越粗越密,椰影婆娑取代了沙色的建筑,沿途又渐渐有了新鲜感。这里作为整个阿拉伯半岛唯一有季风气候的地区,每年的6-9月,北印度洋的绵长雨季如约光临,恩泽这片神圣的土地,使这整个城市绿意盎然。平均才24摄氏度的凉爽气温与阿拉伯其他地区动辄40乃至50摄氏度的高温炎热形成了鲜明反差,不禁赞誉其为半岛上的避暑山庄。

  我是在离LuLu商场不远的马路上碰到Kari的。很远他就朝我挥手,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他用蹩脚的英语问我想去哪里。四下观望,除了一辆褪去颜色的绿皮废弃410公交,没有其他车载。明知他们不会放开这块“肥肉”,这份没有选择的热情还是驱使我坐上了他的车。老Kari很热情,一路上说着类似“Oman good!China good!”的话。在他眼中,no war就是peace。他们渴望的或许就是安逸的生活。

  想来我们也是渴望安逸的啊,但我们渴求的安逸实际上是和平。和平是靠军人捍卫的,是祖国强盛换来的,这不禁让我深感使命责任之重大。国庆之际,身在异国,祖国在我心。

  一路上我极力向他解释着beach是什么,直到我翻出了一张海滩的照片。“beach~”他口中念叨着,像是对学到了新单词表示新奇。司机把我送到了一个小海湾,离市中心不远的白沙滩。海滩旁椰影摇曳,在树荫下吹拂起的暖风,夹杂着白沙和碧海的腥味。这只是阿拉伯海之一隅。

  Kari送我的最后一站是哈法市场(Al Hafah Souk),这是一个著名的以香料围巾纪念品交易为主的市场。塞拉莱被誉为香料之都,是阿拉伯半岛最香的小城,世界上最好的乳香(Frankincense)都出自这里。生产这种香料的乳香树在塞拉莱随处可见,这是一种其貌不扬的灌木(或小乔木),树体低矮,枝干扭曲,多刺,树叶也小而皱。当地农夫以一种特殊的工具,割断乳香树的外皮,白色的树脂便从切口处渗出,经过几周的凝固,就成了半透明的颗粒——乳香。走在哈法市场的小马路上,左右都是卖香料的店铺,路的另一头是海滩。走进长廊,来到一家装饰朴素的店面,店家是个秃顶的当地商人。他用带着阿拉伯口音的英语向我介绍着乳香以及那些精美的器皿——大多是made in China的瓷器。

  我拾起一枚乳香,捏着很硬,闻起来却是出奇的香。店主也拿起一颗,用火焚烧,灰黑色的烟袅袅升起,典雅的香气袭来。烟光掠影间,我仿佛看到了古阿拉伯人领着驼队,沿着丝绸之路,把乳香这种平民都可以享用的香料带到东方,带到中国。3世纪的《南州异物志》中所写“薰陆”指的便是乳香,谓之“状如桃胶”,是大秦国海边沙中香树的树胶;在《本草纲目》中“乳香香窜,能入心经,活血定痛”,对乳香的药用价值做出了介绍;宋代沈括在《梦溪笔谈·药议》中写道“薰陆,即乳香也”。乳香贸易直接带动了佐法尔省港口城市的兴起,也让东方知道了这个“香之国”。

  10月4日,我们的军舰驶离了这个港口,舷窗外的海岸线变细变远,最后被海色吞没。唯有五星红旗依旧随海风飘扬在北阿拉伯海,陪我们驶入下一段航程。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ruxiang/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