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佩兰 >

论经方中的白术或为苍术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佩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现行版《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方剂,只用到白术,而未用苍术。但是,在张仲景时代,只有术这一名称,并无白术之名。有证据显示,现存版本中的白术是由林亿等校正医书时由术校改得来。因此,探究经方中的术为白术抑或苍术具有一定的理论和临床意义。根据对白术、苍术的源流考证以及对《伤寒论》《金匮要略》中关于白术条文的探究,可以得知经方中的术为苍术有一定可能性和合理性。

  张仲景时代并无白术这一药名,因此,不可能出现在《伤寒杂病论》中。现存通行本《伤寒论》《金匮要要》中的白术是由林亿等校正医书时由术校改而来,所以,现在经方中全部使用白术是值得商榷的。

  与《伤寒杂病论》同时代的医籍中,只有术而无白术这一药名,白术首次出现在梁朝陶弘景的《本草经集注》中。因此,汉代医籍中出现白术这一药名的可能性较小,张仲景时期只有术这一名称。

  1.1 《素问》《神农本草经》《居延医简》《武威汉代医简》和《五十二病方》中的术

  《素问·病能论》“以泽泻、术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撮,为后服”。此方中以术为名,并未见白术或苍术之名。《黄帝内经》大约是战国至秦汉时期,许多医家搜集、整理、综合而成,其中甚至包括东汉乃至隋唐时期某些医家的修订和补充。

  术在《神农本草经》载:“术,一名山蓟。味苦,温,无毒。治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作饵煎,久服轻身,延年,不饥,生山谷”。尚志钧认为术是汉代通用名,《武威医简》《伤寒论》《金匮要略》方中皆用术。

  近些年出土的汉代简帛医籍只有术而没有白术、苍术。西汉帛书《五十二病方》治“胻久伤”致“痈溃”方,《武威汉代医简》治“伤寒”遂(逐)风方,《居延医简》伤寒四物(方)都只言术。因此,可以得知,汉代医籍中只有术,并无白术、苍术之名。

  以上医籍与《伤寒杂病论》大致同时代,因此可以说明,术在汉代为通用名,经方中出现白术这一名称的可能性不大。

  梁陶弘景之后,白术、赤术(苍术)广泛存在于各朝代医学典籍中。陶弘景撰《本草经集注》,首次从名称和性状上区别白术、苍术。其于术条下言:“术乃有两种:白术,叶大有毛而作桠,根甜而少膏,可作丸散用;赤术,叶细无桠,根小苦而多膏,可作煎用”。可知南北朝时期,白术、赤术(苍术)已经可以区分,并且白术、苍术是确实并存的。但尚无证据可以支持在汉代的术即为白术,相反术有可能是在苍术。

  经方中的白术是林亿校改的结果。第一,在其校订的《新校备急千金要方·凡例》中已明确说明“又如白术一物,古书唯只言术,近代医家咸以术为苍术。今则加以白字,庶乎临用无惑矣”。可见宋以前,苍术流行于世,古医书中的术,多作为苍术使用。第二,由林亿等校订的《千金翼方》第一卷中,“采药时节第一”与“药名第二”部分,均作术而非白术,可能是其校订工作中的疏漏而未做校改,但也再次说明《千金要方》原著中也写作术。第三,在流传至日本,未经林亿等校订的《外台秘要》也出现此现象,即同时出现术、白术、苍术入药的情况,说明林亿的校订版统一将术和苍术改为白术。

  经过林亿校正的医书如《伤寒论》《金匮要略》《千金方》《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一批医学典籍中的术均被校订为白术,而未经其校订的书籍却存在术、苍术、白术的不同。以上说明两点:其一,现通行本《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白术原作术;其二,林亿以前,医家多将医籍中的“术”用作苍术。因此,不能排除《伤寒杂病论》中的术曾作苍术使用的可能性。

  苍术在宋朝之前曾经盛行。同时,根据《神农本草经》的记载,白术、苍术的产地,以及其他文献的记载可以推测苍术存在于汉代可能性大。虽然,苍术存在于汉代不代表经方中的术就是苍术,但是从药物使用的历史沿革来看,宋朝曾盛行苍术可能正是沿袭了汉代的用法,因此,不能否定术或为苍术这一可能性。

  《本经》中对术的功效和关于其作为“饵煎”的记载,也更符合后世对苍术的认识。术在《本经》中的记载:“术,一名山蓟。味苦,温,无毒。治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作饵煎,久服轻身,延年,不饥,生山谷”。通过对内容的分析,可以得知:第一,性味方面,术味苦,符合陶弘景对苍术的描述“白术根甜而少膏,赤术根小苦而多膏”。第二,功效方面,除了“死肌”“止汗”两个功效与苍术无明显关联外,其他都符合苍术的功效。第三,关于“饵煎”,后世多将苍术作为饵煎。条文有“作饵煎,久服轻身,延年,不饥”,陶氏注“赤术可作饵煎”,由此可知,赤术在陶弘景时代是用作神仙家修道服食之品,这就和后世服食茅术(苍术)以修道的方法相同,进一步证明《本经》记载的“术”有可能就是苍术。第四,张仲景与陶弘景生存年代接近。张仲景的生卒年大约为公元150年至219年,陶弘景的生卒年大约为公元452年至536年,二者相距约三百年。苍术在南北朝已经存在且入药,因此汉代时,苍术也有入药的可能。

  虽然可以确定在南北朝时期存在两种术,但也无法肯定汉朝也同时存在两种术。然而,通过对《本经》的分析,并不能否认苍术有存在的可能性。

  如前文所述,林亿载:“近代医家咸以术为苍术。今则加以白字,庶乎临用无惑矣”。可见,宋以前苍术流行于世,古医书中的术,多作为苍术使用。又如,苏颂在《本草图经》中记载:“谨按术有两种……凡古方云术者,乃白术也,非谓今之术矣”。苏颂认为当下常用的术(苍术)不是古医籍中记载的术,而是白术。这一看法直接影响到宋朝官修的医药著作,以致林亿等在校订医籍时,将术径改为白术,同时也佐证了林亿关于苍术盛行的说法。至此,可以看出,由于官方的大力推广,宋朝原来使用苍术的社会风气又转变为使用白术。

  由上可知,苏颂、林亿之前苍术盛行于世,因此,宋以前的经方中使用苍术就具备一定的可能性。

  《神农本草经集注》中记载术的产地为“郑山山谷,汉中,南郑”,陶弘景认为郑山,即南郑,术以蒋山、白山、茅山者为胜。通过对二术产地的研究,得知蒋山、茅山皆位于江苏省,与现在南苍术以江苏句容、茅山为佳品吻合;白山即为太白山,位于陕西省,为北苍术产地之一。从《神农本草经集注》中术的产地来看,与后世苍术的产较吻合,因此术为苍术的可能性大。

  清代张志聪云:“《本经》未分,而汉时仲祖方始有赤术、白术之分。二术性有和暴之殊,用有缓急之别”。其又在《神农本草经三家合注》曰:“仲景伤寒方中皆用白术,金匮方中又用赤术……须知赤白之分始于仲景,非弘景始分也”。李时珍《本草纲目》在苍术条下亦有“仲景避一切恶气,用赤术同猪蹄甲烧烟”。以上三说虽然尚无文献支持,但也可能历史上存在过其中一种《伤寒论》《金匮要略》的流传本中有赤术的记载,也可说明古代医家对经方中用白术的质疑。

  《金匮要略》原文:“湿家,身疼烦,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其方后注曰:“温服八合,覆取微似汗”。历代医家对此条解释极多,但大部分医家大多出于对医圣张仲景的尊崇而牵强解释。如,有医家认为白术功在助麻黄缓汗,有医家认为白术功在燥里湿,有医家认为白术功在生津等。

  大部分医家认为,白术可以缓解麻黄汤发汗太过,这种观点是值得怀疑的。代表医家如陈修园,其在《金匮方歌括》中载:“方用麻黄汤发肤表之汗,以散表寒,又恐大汗伤阴,寒去而湿反不去,加白术补土生液,而助除湿气,此发汗中寓缓汗之法也”。

  然而,《伤寒论》《金匮要略》中没有发汗峻剂,所谓“发汗峻剂”只是与桂枝汤相比较而言。经方中具有发汗作用的代表方包括麻黄汤、桂枝汤、葛根汤、麻黄加术汤等,但是方后注中都有“覆取微似汗”之记载,它们本身是微汗之方,而发汗太过的主要原因在于服用方法不当,如汗出后没有“止后服”或者不当“啜热稀粥”而啜之。第一,桂枝汤方后注“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第二,麻黄汤方后注“温服八合,覆取微似汗,不需啜粥”。第三,葛根汤方后注“温服一升,覆取微似汗”。第四,麻黄加术汤方后注与麻黄汤都为“覆取微似汗”。可见,张仲景认为以上诸方只要服用得当,均为微汗之方,并不会导致过汗。陈修园、黄元御等医家认为的过汗伤津的情况,可能是出于告诫后世医家保护津液的重要性,但不能认为麻黄汤使用得当仍会过汗伤津,所以,麻黄汤无需白术缓汗。

  麻黄加术汤证为湿邪在表不在里,白术可燥里湿,不可祛表湿。第一,麻黄加术汤证治法为“发其汗为宜,甚不可以火攻之”。第二,里湿不会导致“身疼烦”,故知此证为湿邪在表,不在里。第三,此条文出现在《金匮要略·痉湿暍第二》中,此篇主要涉及表湿证。第四,白术可燥里湿,但少见有祛表湿的用法。所以,认为白术在此汤中用以燥里湿是无依据的。

  陈修园认为,白术在此可补土生液。黄元御认为湿郁经络,皮毛不泄,故身烦痛。麻黄泄皮毛以祛湿,恐汗去津亡,故加白术,以益津也。以上二位医家认为白术可“生液、益津”,丹波元简则认为,白术润燥生津这一看法是错误的。从后世医家对白术的使用来看,白术很少被用作生津药使用。因此,认为白术在此方中生津液恐不合理。

  苍术既可以用于表证,又可以用于里证。有表湿者可祛表湿,有里湿者可燥里湿,有脾虚者可健运脾胃,有脾胃虚寒者可温脾,正体现经方中一药多用的特点,较白术而言更优。这不仅从理论上避免了牵强的解释,在临床应用上也更符合实际情况。

  历代医家也有在麻黄和术汤中使用苍术的情况,也体现了部分医家对白术的质疑。李东垣的术桂汤,一名麻黄苍术汤,即是麻黄加术汤再加神曲、橘皮、茯苓等药组成;刘渡舟医案中有用此汤治疗水肿、寒湿头痛的案例,也有用越婢加术汤(苍术)治疗溢饮的记载;萧琢如用此汤治疗伤湿兼寒;齐文升用此汤治疗外感寒湿发热。以上医案的记载,也从临床疗效上说明了在外感寒湿类疾病中,经方中使用苍术具备临床上的可行性。

  又,即使温病学家,如薛雪,也惯用苍术、苍术皮。其在《湿热论》开篇第二、第三条就分别论述了“湿在表分”和“湿在肌肉”使用苍术祛表湿的治法。

  通过对《伤寒杂病论》原著中术的考证和相关条文的探究,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第一,张仲景原著中只有术并没有白术;第二,苍术曾在宋以前盛行,且宋以前古籍中的术多用苍术;第三,用苍术解释经方的功效更具备合理性。故经方中的术为苍术具有一定可能性和合理性。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peilan/1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