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昆布 >

MHA切爆] 物语 15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昆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他感觉自己的眼珠子被动地在沉沉的眼皮下转了转,全身上下受到的细微的刺激继而变得越来越清晰、又渐渐变得微小,包括橘红色的天花板,干燥的床单,被什么卡住的脖子,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手边……手边的,有些粗糙的、温暖的……。

  切岛锐儿郎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天花板上映着晚霞的光,他躺在床上,戴着护颈之类的用来垫高脑袋的东西,这里是医院,以及——他顺着右手看过去,发现与自己的手紧挨着的是另一只手。

  他看到爆豪胜己正趴在床边,一副熟睡的样子。头底下还压着他拿来备课的本子。

  亲子间仿若是有什么感应一般,他的目光才停留一会儿,母亲就醒了过来,起身迈着轻轻的步子快速走到他的身边。切岛看她一脸又要哭又要笑的奇怪样子。

  “喂,胜己!”他一把抓住爆豪的肩膀,把人身子扳了起来,冲他仍然垂着的头吼道,“那些人知道你住哪了!很危险啊!喂!”

  “我去叫护士。”爆豪说着站起身来,手里捏着那只本子走出了房间。始终也没抬头往病床上看一眼。

  “他在公寓看见你晕倒在那儿后,立马就联系我了。”母亲见他由于受到无视而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望向爆豪离去的房门,慢慢地说,“我从来没有见到他那样谦卑过……”

  “他鞠躬向我道歉,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还说不需要我的原谅,也请求我不要让他的父母亲知道太多。”

  不一会儿,护士小姐端着小盘进来了,他看见爆豪沉默地跟在后面。在他回答护士提的几个问题时,他只是远远地靠墙站着,两眼盯着地板看,仿佛是个局外人。

  护士检查完脑后的包扎就离开了。母亲说要回去拿便当过来,临走前拍拍爆豪,说了声拜托你了。他点了点头。

  切岛察觉到了他的反常,但无论如何都耐不住这种诡异的沉默,于是首先开口道:“那个人还是逃掉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没有回应。只听得走廊上传来人与推车来回穿行的声音,仿佛它们就这样横在他与爆豪之间,将两人远远隔开了。

  他的脸在夕照下分明显得那样温暖,半垂着的眼皮分明透露出温柔,但他说出的话却像尖锐的噪声一般,使切岛感觉自己的胸口紧紧皱成了团。

  事到如今在说些什么呢?他伸手抓住他的衣服下摆,好像这种连接能使自己感到安心似的。他第一次觉醒了叫做“挽留”的意识,难道正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吗?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些什么才好。

  “如果你认为这是保护我,那你绝对错了。”他抬头望向那双藏在阴影中的眼睛,试图明白他的全部想法。

  “我没有。”他并不打算错开眼神,反而直直地看着他,似乎要让他感受到自己的话语并没有留下任何余地,“我是觉得很麻烦。你搞清楚没?”

  爆豪抓住他捏在衣摆上的手,将他的手握在手中,十只手指叠在一起。他总觉得似乎是过了好一会儿的样子,爆豪才将他的手松开。

  明明被热烈的光辉包围着,他却觉得指尖都凉透了。他感觉只能仰卧在病床上的自己无助得很。

  他回想起这段时间与爆豪发生的种种,忽然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确定,一切都在记忆里显得有点奇幻、怪异,他口中的蛇的世界,暴雨那天他牵住他的手,他反映出月光的沉睡的脸,与谢芜村的俳句,他第一次以及每一次向他要求的接吻……

  “你干嘛说这种狠话呢?”切岛发现自己竟然笑了出来,于是将头偏向一边,带着实际上十分混乱的表情说道,“我也会觉得很受伤啊~”

  爆豪从床前走开了,他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大概是对方在收拾东西。然而他只能注视着窗外火红的天空与火红的远山,感觉眼睛有些发胀。

  “……学校我帮你请假了,教案会放鞋柜里。”他的声音十分镇定,的确像是一位稳重的师长。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面前的窗户似乎跟着变得无限广阔起来。远处传来乌鸦的叫唤。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kunbu/1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