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特准特马资料 > 昆布 >

备战10年 金昌登山者 “车夫”冲刺珠峰

归档日期:05-18       文本归类:昆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和珠峰3号营地之间进行适应性训练时留影。图片由川藏登山队、金昌背包客俱乐部提供。

  5月12日凌晨2时,金昌“背包客户外运动俱乐部”创办人车林平(网名“车夫”)与国内另外7名登山爱好者在川藏登山队的组织下,在珠穆朗玛峰经过一个多月的适应性训练后,从珠峰大本营出发,开始正式冲顶。经过14个小时的艰难跋涉,于当日下午4时抵达珠峰2号营地海拔6400米处。5月13日,车夫一行向珠峰3号营地7162米高度冲刺。据了解,车夫所在的川藏登山队是2019年春季首支攀登珠峰的冲顶队伍。

  现年49岁的“车夫”是金川公司职工,酷爱户外运动,十年前涉足登山运动,最大的梦想就是登上珠穆朗玛峰。经过十年准备,他于2019年4月6日从金昌出发至成都,与组织此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川藏登山队大部队会合后,于4月9日从成都飞抵加德满都,在珠峰大本营与珠峰3号营地7162米高度之间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适应性训练。

  5月12日凌晨2时,“车夫”一行从珠峰大本营出发,从南坡开始冲顶,经昆布冰川,越过珠峰1号营地,历经14个小时后到达珠峰2号营地6400米高度。如果顺利,“车夫一行将在当日晚抵达珠峰3号营地7162米高度,预计在本周内结束此行。

  “车夫”是金昌市首个向珠峰挑战的人,若登顶成功,他将是我省第四个登上珠峰的人。此前,甘肃还有三人登顶过珠峰,其中袁玮是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甘肃分公司的一名后勤工作人员,2007年5月16日10时50分成功登顶到珠峰,实现了甘肃人首次攀登珠峰顶端的愿望;2016年5月19日上午7时,49岁的甘肃女子曹淑萍从南坡登上珠峰;2017年5月22日到26日,兰州女子高小丹成功登顶珠峰和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成为国内“双峰”连登第一人。

  1970年出生于甘肃天水的“车夫”,1992年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金川公司工作。现为国家一级登山运动员、中国登山协会持证户外领队、金川区登山协会主席、金川公司登山协会主席,他于2016年创办的金昌背包客户外运动俱乐部2018年被甘肃省登山协会认可为会员单位。

  “车夫”钟情登山运动,是十年前受青海几位登山爱好者的影响,和众多登山爱好者一样,“车夫”在涉足登山运动之初就产生了一个梦想:登顶珠穆朗玛峰。为此,他精心准备了十年,跋涉的脚步遍布省内外。

  “车夫”告诉记者,登山运动必须具备四个重要条件:心态、身体状况、经济能力、经验,缺一不可。为了实现登顶珠穆朗玛峰这一梦想,他将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花费到户外运动和登山运动中,从门外汉到爱好者,从爱好到专业化,从4000米到7546米,每每成功登上一座山峰,都是无数次艰辛洗沥凝聚的结果。

  记者了解到,十年来,策划高海拔登山、长线徒步穿越、沙漠徒步穿越、夜登、雨登、雪登金昌骆驼峰等活动,是“车夫”的日常训练科目。“车夫”成为一名专业登山运动员后,于2013年开始向着5000米以上的山峰冲刺。2013年5月25日,他登上5024米的祁连山冷龙岭,此后多次登上此山;2013年9月20日,他登顶5254米的祁连山岗什卡山峰;2014年5月2日,他登上6178米的昆仑山玉珠峰,成为金昌市首个突破6000米高度的登山人;2016年11月17日,他登顶巴丹吉林沙漠“沙漠珠峰”必鲁图峰;2017年7月3日,他从新疆喀什登顶7546米的昆仑山慕士塔格雪山,这也是金昌人首次突破7500米登山高度。这一次由川藏登山队组织的登山活动中,“车夫”是唯一一个不靠向导而个人背着所有装备冲刺珠峰者。

  不仅自己钟情登山运动,“车夫”还将登山运动融入自己2016年创立的“金昌背包客户外俱乐部”,组织和带领金昌市的登山爱好者追梦。他曾15次领队登顶祁连山马牙雪山4447米高度,带领170多名登山爱好者实现攀登梦想,他曾助力海南、广州、贵州、湖南、深圳、宁夏等省内外的登山爱好者成功登顶5024米的祁连山冷龙岭。

  “车夫”钟情户外运动,是为探索另外一种活着的方式,他在日记中写道:“我热爱大自然,更爱登山;我是为户外登山而生,我的梦想是攀登到珠峰看红尘。”

  这位少言寡语、戴一副眼镜的户外达人,为了登山倾其所有,包括时间、经历和金钱。

  据记者了解,登顶珠穆朗玛峰的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西藏自治区官方组织、面向国外登山运动员的北坡路线,位于西藏境内。另一条是尼泊尔的南坡路线,一般都是由专业组织商业化运作,面向全世界的登山爱好者和登山运动员,每年的最佳登山窗口分别是5月和9月。

  据了解,2019年5月组织登顶珠峰的队伍有18支,人数180人左右。攀登珠穆朗玛峰报名最重要的两个硬性条件包括严格的体检,还有登顶7500米以上山峰的证书,此外,35万元的费用需要自己筹备。他于2018年底向川藏登山队报名,今年1月在四川四姑娘山进行技术培训,一同集训的队员共8人,分别来自江苏、辽宁、四川,甘肃仅他1人。

  2019年2月25日,甘肃省登山协会向金昌背包客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发函,同意“车夫”攀登珠穆朗玛峰。记者了解到,为了筹集费用,“车夫”不仅拿出所有的积蓄、出让了收藏的一些珍品,还转让了他最钟爱的产业背包客户外运动俱乐部。“为了梦想,就得有牺牲,俱乐部以后还会有的。”

  “车夫”走过的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已淡忘,有些却恍若昨日,留在记忆最深处的是生与死的内心挣扎。行走在这条路上,点点滴滴中显现铁骨,也播撒着他的柔情。2017年6月中旬,“车夫”准备从新疆喀什攀登素有“冰山之父”之称的慕士塔格峰。临行前,他给读高二的女儿小布丁写下了一首诗。他说:山和女儿,一样难舍!

  那次登山途中,“车夫”出现高山反应,但他最终还是凭着顽强的毅力克服了缺氧、严寒的侵袭,闯过层层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而登顶成功,为他此行登顶珠穆朗玛峰拿到了一张最宝贵的通行证。有朋友问他:“慕士塔格之行难不难?”车夫回答:“能力还有盈余,我算是兑现了对女儿的承诺!”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kunbu/1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