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狗脊 >

安康平利广佛镇闹阳坪村:凭吊三战场感悟家国情怀

归档日期:04-13       文本归类:狗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闹阳坪所在的山脉为大巴山中段,绵延千里。山脉上遥相呼应的梓桐垭、乌林关、三合寨三大关隘寨,虽然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扼此关寨,进可攻,退可守。拥有了这里,方圆数百里的战略优势在握,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

  梓桐垭,地处绵延数千里大巴山的山脉中部山脊隘口,鄂陕两省交界处,正面山水流入平利,背面水流入竹溪,侧面水流入镇坪。

  梓桐垭,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有世界最早的古长城。据历史记载,梓桐垭古长城,为东周时所筑,距今已有2700年历史。先是东周与古庸国边界的军事防御工事,春秋时期又为秦楚两国边界的防御工事。

  梓桐垭古长城,为古长城的起点,最高点,最大的屯兵据点。古长城沿着陕鄂两省交界的崇山峻岭绵延,经蒋家堰镇关垭子,北至陕西省旬阳县铜钱关,全长超180公里。依山就势,或石砌或土夯,时断时续,规模宏大,气势雄伟,是集山、寨、堡、城于一身的综合体。

  根据史料记载:崇祯六年(1634年),明末农民军将领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联合各路大小农民军由楚入蜀,陷夔府、剑州,又屠巴州及通江、开县等地。巡抚刘汉儒、总兵张尔奇带领官兵阻击,农民军被撵回陕南。

  崇祯七年(1635年)六月,张献忠率部经镇坪两河口走古盐马道,过乌林关(今闹阳坪山垭)向平利进发,遭明将卢象升官军阻击,大战一周得胜,直取平利、旬阳后,直奔商洛。

  高迎祥、李自成率部经镇坪县两河口走古盐马道,经曾家镇、平利广佛镇,到洛河镇,顺黄洋河而下,向安康城区进发。大军进入车厢峡,被后面追兵和前面堵截官兵围困车厢峡,诈降从车厢峡逃脱。

  这里特地纠正“车厢峡”地点历史记载笔误。车厢峡,实际地点为今安康市汉滨区财梁社区至县河口,这段狭长的黄洋河河谷,约15公里。多个历史典籍记载,狗脊关至老县这段县河河谷,为车厢峡,实为笔误,以讹传讹。理由:一是县河是黄洋河的一个小支流,狗脊关至老县这一段县河河谷,河谷两岸山势矮小,河谷平缓,河谷长不足5公里,岂能困住善于翻山越岭的5万多农民军;而黄洋河流域峡谷,正好相反,符合历史记载。二是李张两农民军从镇坪两河口分兵,张献忠率部进军目标,直取平利、旬阳,直奔商洛;而李自成率部进军目标,直取安康,直奔汉中;三是李张两军均走古盐马道,车厢峡正是盐马道组成部分,必经之地;李自成军后有追兵,前有伏兵,并非误入车厢峡被围。

  三合寨,也叫三皇寨,鄂陕两省交界处的分水岭。与梓桐垭、乌林关处于同一山脉的三处要道关口,也是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平利县志记载,1949年解放平利的战斗中,这里也曾发生过激烈战斗。当年7月9日凌晨,解放军57师169、170两团,南入竹溪平利交界的闹阳坪,击毙三皇寨军守军132人,俘虏240余人。

  据了解,激战三合寨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当时,就地掩埋在闹阳坪村。解放后,英雄遗骸迁入平利烈士陵园和梓桐垭村。

  浩浩乎!平沙无垠,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亭长告余曰:此古战场也。常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

  ——这是唐代李华的一纸《吊古战场文》,道尽了古战场留给后人的悲凉和壮阔。

  所幸,今人生长在和平年代,无法体验战场上非生即死的血刃之争。凭吊古战场,便走进了历史,走进了血雨腥风留给后人的悲凉,感悟生命、和平的意义,品悟冲向利刃的勇气,浸染黄沙的英雄气概。

  凭吊战场,感悟家国情怀。梓桐垭、乌林关、三合寨三大关隘寨,历史跨度大,是凭吊的好去处。(记者 王开成 综合报道)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gouji/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