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狗脊 >

相关新闻

归档日期:04-17       文本归类:狗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云南是全国植物种类最多的省份,几乎集中了从热带、亚热带至温带甚至寒带的所有品种,其中有许多种类更为云南所特有,故有“植物王国”“香料之乡”“天然花园”“药物宝库”等美称。《汉书·西南夷列传》中,班固先生煞有介事地说了一句:“云南县有神鹿,能食毒草。”班先生没到过云南,这话显然是道听途说,但一句“毒草”,已能说明两千年前,中原人面对想象中的云南植物的神秘和恐惧。《纪我所知集》里,好奇的罗养儒先生专门写了云南的一些药草及这些效用古怪的花草,比如和合草。这种植物被百度百科归为药用植物,功效“清热解毒药;散瘀止血药”,但在罗养儒笔下,和合草却是制作迷药、媚药的原料之一。《纪我所知集》里,如此细致入微地描述的植物不多,由此可知老先生对奇闻、奇物之见猎心喜,他甚至对云南土著猎兽的也极为好奇,并专门记录。

  云南森林自较他省森林为大,更较他省为多,复较他省森林为古老。有入一森林,行百数十里犹未行尽者,是则可知其大矣。若求巨材于山中,于两人合抱不完之松、柏、杉、桧是随在皆见。能做梁、做柱、做枋板之树,不知凡几。而且林木中种类繁多,若枫、樟、椿、樗、楸、栗、棕、栎、桦、桐、漆、楮等,皆是大大有用之木材也。有人云,每一个大森林中,树之种类都近百,此似可以相信。云南森林中之木材,最出色者是扁柏与香桫〔杉〕。扁柏实较他省所产者为香,为细铁。香桫〔杉〕尤香气喷鼻,山中直有粗至五六人合抱者,真千年古木也。边鄙上之大森林中,更有岩桂,此尤为他省所无。又开化所属之边境上,地面下多藏有涂桫〔杉〕,色泽极华,香味极,用来制棺椁,多得人重视。在恩安〔昭通市〕、永善、巧家等治之金河边,在地面下亦有很多涂桫〔杉〕木和一些阴沉木埋藏着。有人掘出,即解锯成棺材板,名曰花板,运往川省货卖,此一出产不少。又有若干地处之山间长遍竹子,人砍伐而作各种用具,或造草纸,因而滇中有不少的草纸出。又有一些地处有不少的楮树,故尔,滇中有很多的棉纸出,且能行销于他省,此足见云南之山林中实出产丰富。

  云南出产之药材极多,据药材行业中人言,合草木、果实、金石、虫豸各类而言将近三百种。今从简而述,尚是就余所知者也。有沙参、丹参、苦参、玄参、黄精、远志、狗脊、石斛、石菖蒲、天冬、麦冬、紫菀、桔梗、马兜铃、白芨、百部、白前、半夏、南星、贝母、括娄〔栝楼〕、防风、防己、藁本、葛根、天麻、升麻、白芷、柴胡、前胡、麻黄、紫苏、薄荷、荆芥、木贼草、夏枯草、益母草、谷精草、龙胆草、双果草、八仙草、芸香草、苍耳子、地肤子、女贞子、兔丝子、蔓荆子、蛇床子、车前子、五倍子、牛蒡子、白芥子、青箱子、覆盆子、草乌头、破故纸、淫羊藿、勾藤勾、何首乌、牡丹皮、地骨皮、五加皮、桑白皮、桑寄生、骨碎补、胡黄连、续断、蒲公英、山豆根、土茯苓、白茅根、茨蒺黎、白头翁、当归、芎䓖〔即川芎〕、芍药、泽兰、艾叶、红花、紫草、地榆、蒲黄、大黄、黄芩、黄柏、黄连、知母、牵牛、葶苈、常山、威灵仙、木通、通草、泽泻、茵陈、香附、香薷、良姜、射干、肉桂、茯苓、猪苓、杜仲、厚朴、槟榔、皂角、苏木、枣子、桃仁、白果、杏仁、木瓜、山楂、乌梅、胡麻、山药、百合、吴茱萸、山茱萸、石膏、赤石脂、五灵脂、芒硝、雄黄、夜明砂、青鱼胆、穿山甲、龟板、鳖甲、獭肝、蛤蚧、蝎子、桑螵蛸等,是皆最普通而又为医家所常用之药也。约之亦在一百三四十种。据此,可推想云南出产之药材自是不少也。且更有若干特产而为药品中珍贵者,如蚱连、冬虫草、三七、麝香、牛黄、獭肝、蟾酥、熊胆、鹿茸、鹿胶、虎骨、虎胶、猪砂、天生磺、珍珠、贝母等,更如顺宁特产之鹿衔草膏、鸡血藤膏,是皆能行销于外省者也。

  低头草为一种四时常青之草,每丛发生十二叶,叶类蒲公英,却叶叶上竖,而叶背有毛,中抽一心长二三寸,茎端着花一朵,朵必十二瓣,大逾于钱。花瓣作淡红色,花心有细蕊一簇,作淡绿色,看之殊艳丽,而开花必在端午节后,喜生于山谷阴湿处或路隅沟边。人若俯身离尺许而大声喝之,花即低头下垂,一切上竖之叶亦片片低落,此则须过刻余钟后,花与叶始能渐次上扬。女人喝之则否。此余在桂之平乐地方所见者也。

  民国七年〔1918〕,余在平乐中学任教,课余恒喜往山间闲游。一日,在某一山谷中,有此草甚多,乃撬取一二棵而回,植之于盆,意欲考究其喝而低头之故。植活后,置于住室窗下,同人等无不常来喝之,以资一笑。一日,余仅以口中气喷之,叶亦低落,以时在八月,花已开过,仅有叶耳。余意此草或不耐热气,人以口中热气触之,故尔低头,乃以铁筋挟燃炭,自上而熨之,草叶上扬如故。此而方悟人口中之热气是阳气也,此是一纯具阴气之生物也,故一触阳气即自行低垂。惟是此一种低头草,据一般人言,有以此草合他物为药,以蛊妇人,凡有挑之而不从者,以药弹其头面或衣领间,此女子即乐与之狎,是则此亦一种淫妖之生物也。然能制此药剂者究少耳,或者,所谓之他物,当是一种不易寻求之物也,不然,为害岂不大哉!

  滇西中甸阿墩子地方亦产一种低头草,并产一种和合草。据来自阿墩子之人云:低头草之生形是一丛十余叶,叶类凤尾草,对生于茎上。花则朵数不等,每花六瓣,大如指尖,色黄而微赤,香味郁。人若大声喝之,亦不论为男为女,其叶则对对相合,在着花时,花亦低垂。且云花可为房中媚药,叶若使男子食之,见内必惧。其说如是,此又与桂中所产者有所不同。

  和合草,则未闻其生发如何,惟昔在丽江时,曾有人持其干者以示余。草叶约长一寸,极似毛尖茶,以两片草叶,用红绒扎成一合。据云:无论男女,握此草叶于手中,俟手心有汗,抹其汗于他人肉上,其人即从己而行。此无论男施于女,女施于男,俱同样生效也。或以汗涂于牛马身上,牛马亦必来附己。此则是先迷其性,而后听己之所为,从己之所欲也,是又较低头草为厉害。又有人云:凡藏此草于怀者,不仅于名利上多不利达,且常招飞灾横祸,甚至凶死,故鲜有人藏之,可谓有天道在也。不然,以少许银钱即购得灵草两苗,又何事不可为耶?讵知天则不能容也。

  又闻阿墩子又产一种毒草,名曰天茄,形似茄而差小,皮色亦与茄同,只皮上有毛,触之如荃麻〔荨麻〕之辣手。茄心函实约十数颗,实似板栗,亦有一层硬壳,壳色青紫,去壳见肉,肉作淡青色,曝焙其肉而成粉,即为匪类等所用之。在用时,只入少许于饮食间,受之者立即昏迷,凡图财害命行奸之事,大都利用此种药。但是,此种毒草虽产在夷方,而夷方人却不甚重之,惟高其价值而售与汉族人。盖夷方之人多半性气刚强,如古宗、怒子、傈僳、山头、庬族等,杀人便杀人,抢劫便抢劫,概以强硬手段施行,绝不用此柔邪物品而制人也。

  又有人云:此草之叶与昆明之狗核桃叶极相似,捣融而拌以槐花汁,涂于白净之大理石上,则成绿色花纹,且能透入一二分。花可随意而涂,然须手快,以汁见风即干,又不能和水故也。云在若干年前,有人携大理石两块,俱微现绿色花纹者,在槐花开时,赶赴阿墩子,费尽若干力而得到槐花、天茄两物,乃用方法,就此两石上之原有花纹而加以涂染,一涂成杨柳两枝,一涂成尖峰三座、林树一丛。此两块楚石则有人以重价购往沪上,转卖与外国人。

  其实,此种毒草与钩吻、断肠、羊角纽等,同为天南恶物。盖偏僻之境,气候杂而不纯,故有此异草产出。

  顺宁县与云州所属之边地,多介于澜沧江间,而江之南北两岸如赤龟山、落仙山、黑惠江一带,尤属山高林茂,野兽极多,虎、豹、豺狼、野猪、老熊,无不应有尽有。滨江而居之土人,即以猎兽为生,获得虎、熊,不让拾得金银,盖虎皮、虎骨、熊胆、熊掌都属贵重物品也。

  土人猎兽亦不用弓弩或刀枪,只以一种猎之。制之法颇秘,向不肯轻易传人,需用此者,以金资向有药者购致。药为数种草叶合成,碾制成末,用时只须少许,即大生功效。猎者怀入山间,查看溪涧上有兽迹处,即决其有兽来此就饮,则将是药包置水中,过二三日后,复入山寻视,遇兽有垂首丧气,彷徨道旁或林下者,甚有绕树闲行者,即可决其已中药毒矣。虽至猛之兽,亦可用木石击毙,其敢反噬反斗者从不之见也。盖能迷其本性,减其气力,故一入兽腹,便使刚猛化为柔和也。或云,悍恶妒嫉之妇,亦往往不惜重金,求于土人,得此以制其男子,有中此药毒者,于其妇人前无不俯顺就服。此为顺宁杨香池君语于我者。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gouji/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