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平安彩票登陆 > 狗脊 >

打击非法携带中药材出境势在必行

归档日期:04-15       文本归类:狗脊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作为中药产业的物质基础,药用生物资源的多样性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但大量的野生中药材资源分布于脆弱的生态环境中,长期的无序开发导致大量野生中药材资源濒危,破坏了自然生态环境及生物多样性。

  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药材物种名录》收藏了野生药材物种76种,涉及42种中药材;国家环保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编制的《中国植物红皮书》收载了野生植物物种388种,涉及中药材106种;《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附录收录了我国分布的物种209种,涉及中药材24种。当前,我国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名录、红皮书、限制进出口名录等珍稀濒危中药材资源有290多种,不仅包括玳瑁、麝香、虎骨等名贵中药材,更包括黄连、贝母、羌活等大宗常用中药材。

  生物多样性是衡量一个国家物质文明和生态文明的重要标志。获取、拥有、开发利用以及保护濒危、珍贵动植物资源的程度,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和非传统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指标。

  目前,我国生物多样性总体形势不容乐观,生物资源流失和丧失的趋势仍未有效遏制。

  珍稀中药材资源的流失导致野生动植物资源濒危程度加剧。临床常用的600多种中药中,野生的珍稀动物、植物占有50%左右。在76种药用动植物中,其中I级保护有4种,均为动物类;II级保护有27种,前14种也均为动物类;III级保护有45种,均为植物类。在现有常用药材已列入珍稀濒危物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药材有老虎、羚羊等13种,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的有犀牛角、虎骨等10种。由此而知,作为野生药用动物的濒危程度更严重,对其保护形势要求就更为迫切。其中,近年来出口中药材的种类和数量大幅度上升,尤其是国际市场比较热门的药用植物提取物如甘草膏、麻黄草等的大量出口,造成了对野生药材资源的更大破坏。

  海关数据显示,国际市场对我国优质中药材及其提取物有稳定且不断增长的需求,越是珍稀濒危的中药材,越会导致国外公司的掠夺式开发甚至囤积。珍稀濒危中药材资源过度采挖,破坏了生态环境,很多珍稀濒危中药材在经过加工后,又以高价返销国内,我国成了廉价资源供应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资源浪费。

  中药野生资源的无序利用加重了资源危机。因过度采挖,冬虫夏草、肉苁蓉、石斛、红景天、雪莲、蛤蚧等中药材品种已成为珍稀濒危物种,面临灭绝;历史上一些名贵中药品种,如野山参、笕桥地黄、毛苍术、多伦赤芍、木通等已经消失。这种无序开采带来的不仅仅是药用植物本身濒临灭绝,更会引发“蝴蝶效应”,导致相关物种也陷入消失的境地。

  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的中华虎凤蝶就是这样一个例子。由于中华虎凤蝶的生存依赖于一种叫杜衡的植物,杜衡的花期很短,而且成长较难,因此虎凤蝶的分布便被限制在有杜衡分布的很狭小的区域内。

  2011年,中国环境科学院生态所在秦岭调研时发现,中华虎凤蝶的寄主植物杜衡被大面积采挖后,中华虎凤蝶也开始大量锐减。中华虎凤蝶的寄主植物杜衡又叫白细辛,是中药材和调料,随着市场价格的走高,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过度采挖,在太白山数量已经下降了90%,相应的中华虎凤蝶也下降了90%。

  类似的情景在其他中药材植物中也能见到。如多种马兜铃是近20种凤蝶的寄主植物,由于采挖马兜铃对很多种凤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红景天是多种绢蝶的寄主植物,由于藏药需求,被大量采挖,使红景天数量急剧下降,相应的寄主绢蝶、小红珠绢蝶的生存也受到很大威胁。中药材生态系统近年来正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失,一个物种的消失会导致15至30个物种的危机。

  某种药材资源越贵,对这种资源的破坏就越严重,如此恶性循环,直至灭绝。被誉为“沙漠人参”的肉苁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由于大量出口,在沙漠上出现了大量挖掘的身影。肉苁蓉寄生在红柳根部,其根部可作药材,于是,农民就到处找红柳挖,而红柳是一种防风固沙的植物,这样的结局不仅无药可医,更破坏了环境。

  我国法律规定,出国不能携带中草药。我国海关也明文规定,严禁旅客携带出境的中药材有虎骨、鹿茸、犀牛角、麝香、阿胶。

  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药材物种分为如下三级:一级为濒临灭绝状态的稀有珍贵野生药材物种;二级为分布区域缩小、资源处于衰竭状态的重要野生药材物种;三级为资源严重减少的主要常用野生药材物种。

  我国目前实行出口许可证的中药材品种包括:人参、鹿茸、蜂王浆、当归(包括粉)、田七(又名三七)、麝香、甘草及制品、杜仲、厚朴、黄芪、党参、黄连、半夏、茯苓、菊花、枸杞、山药、川芎、生地、贝母、金银花、白芍、白术、麦冬、天麻、大黄、虫草、丹皮、桔梗、元胡、牛膝、芋肉、连翘、罗汉果、牛黄。

  尽管国家有明文规定,非法携带、邮寄和运输含濒危物种成分中药材出境的现象也时有发生。欧盟、北美、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每年均查获上千起非法进口中成药案件。国外海关对中药格外注意,还因传统中药常使用珍稀动植物入药,比如虎骨、麝香、熊胆、西洋参、石斛兰等,这些都是联合国《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中所严格管制的制品。

  2006年,英国海关查扣16万件非法野生动物制品,其中被扣数量最多的就是中药制品,其入药材料都来自老虎、犀牛、羚羊、海马等国际公约所列的濒危保护动物。

  2009年,日本、英国、荷兰、印度等国先后截获不少我国公民携带出境的中药,包装上大都声称含有虎骨、犀牛角、麝香、穿山甲片、石斛、天麻、苁蓉,或者白芨等CITES附录所列濒危物种成分。

  2010年,国际刑警组织在18个国家开展的打击非法贸易含濒危物种成分传统医药的“电车行动”中,共查获价值高达1000万欧元的中成药。芬兰海关也在一次例行检查活动中,截获3.5吨从我国经芬兰,发往俄罗斯的中成药。

  2012年,新西兰华人携带中药入境时,被边检人员指控药品中含有多种濒危植物成分,并将其告上法庭。

  2016年11月,天津海关查获一起违规出口濒危植物中药材案件,涉案中药材由植物厚朴加工制成,该物种属我国II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综上所述,在私自携带出境中药材中,主要是以珍稀动植物或者濒危保护动物为主,所以,非法携带或者邮寄更易造成濒危或者稀有物种的中药材物种资源流失。

  近几年,我国加大了中药材正规渠道出口力度。2015年,除中药材及中药饮片外,中药各大类产品的出口都呈现增长态势,尤其是植物提取物表现更是抢眼,同比增幅高达21.71%,成为所有医药产品中增幅最大的商品,其出口额再创新高,达21.63亿美元,占据中药出口的半壁江山,占比高达57.38%。2016年,中国十大中药材出口品种分别为:人参、枸杞、茯苓、地黄、党参、半夏、川芎、菊花、白术、当归。十大中药材总出口金额为50047万美元,占比48.73%。

  常用中药材是当前中医处方和中成药制剂的主体,年总需求量超过60万吨,其中出口近30万吨,常用中药材70%的品种供应仍依赖于野生资源。在过去的25年中,中药工业产值年平均递增20%以上,国际上一些著名制药公司加强了对包括我国中药在内的天然药物的研究开发。出口中药材的种类和数量大幅上升,药用植物提取物的大量出口,对野生药用生物资源造成了巨大压力。

  在经济迅速发展,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对外出口往往会造成有些物种资源的破坏。如甘草,自1980年起,我国每年出口甘草一般都在万吨以上,有时多达2万余吨,相当于或大于国内的用量。过度开发甘草已对我国西北地区的环境产生了严重后果,其资源也急剧减少。

  还有一种非正规渠道出口的情况是,由对外合作项目及研究人员生物物种自带出境。一方面,很多科研机构的工作人员因私出国,携带物种很方便,也很顺利,造成了物种和遗传资源的大量流失。另一方面,完全的商业行为和公司买卖,使外国(或境外)公司或科研机构通过收购、合作考察等方式大量搜集物种资源,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很隐秘的,甚至是偷窃和走私行为。

  有研究者预测:在近几年内,石斛、降香、天麻、羌活、藁本、黄芩、猪苓、白芨、胡黄连、毛慈姑、小玉竹、柴胡、关防风、关白附子、红大戟、节菖蒲、天龙、赤芍、苍术、升麻、白鲜皮、龙胆草、木通、苦参、穿山龙、柴葛根、水蛭、九香虫、桑螵蛸、蝉蜕等将受到很大影响,因此,在加大濒危物种保护的同时,应加强对正在利用和今后新开发利用的资源物种的管理。

  我国已将中药材资源纳入国家战略资源范畴,加强珍稀濒危中药材资源的进出口管理;调整中药材资源进出口政策,加强中药材原料和提取物出口的管理;明确资源出口和国内使用策略,制定针对中药材资源出口“红皮书”,实施管制目录;根据中药材稀缺程度,对中药材原料和提取物出口进行等级限制,合理调节中药材出口量,对濒危中药材禁止出口;实施海外中药材资源引进和开发利用专项管理;有目的地引进具有重大开发利用价值的药材品种,实现国内的本土化生产;大力开发利用东南亚中药材资源,在东南亚、澳洲等建立重要药用物种的种植、养殖基地及加工基地,充分利用当地资源,提升当地中药农业和中药工业水平。

  2012年1月,国家提出尽快建立生物物种资源出入境查验和检验体系,要求各部门尽快明确本领域需进行出入境管理的物种资源名单,进一步完善生物物种资源出入境查验制度。包括加大宣传力度;加快生物物种资源保护和管理的立法工作;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的作用,建立联动机制;建立生物物种资源出境审批制度,公布国家禁止和限制出境的生物物种资源名录,防止我国特有和珍稀物种资源外流。

  作为口岸查验部门,海关应树立珍稀物种资源是我国宝贵财富的观念,坚决杜绝珍稀物种资源流失是我们的神圣职责,强化责任意识,通过人-机-犬的结合,仔细查验每一件行李,做到不漏检、不错检。同时,建立常见携带出入境的中药资源数据库,了解我国中药材主要流失种类和途径,做好防范工作。

  尽管国家有明文规定,非法携带、邮寄和运输含濒危物种成分中药材出境的现象也不时发生。欧盟、北美、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地区每年均查获上千起非法进口中成药案件。

本文链接:http://unepoesie.com/gouji/134.html